【已舉辦】心理治療中的身體:重新擁抱身體及其困境

 

在當今的學派裡,不論是佛洛依德學派還是榮格學派,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新趨勢就是在於理論與臨床實務上日漸強調身體的重要性,同時也愈來愈理解身心二 元觀點的危險性。這樣的二元觀點忽略了身體體驗對於形塑心智與心靈的重要性。每當談及健康時,我們自然會將心靈與身體密切連結,也自然的將身體視為個人的 居所。身體是我們感覺存在與活著的來源。然而,對於我們在實務相遇的這些人,身體的感覺在臨床上卻是陌生與失真的。身體對他們而言,不再是生動的主體真實 (Leib),而是被客體化的物件(Korper);而自我(self)感也在某種形式上和身體的真實分開或解離。

在這個工作坊我將討論我與各種分析個案相遇的心理狀況,並且試著解讀他們的經驗。雖然心理分析病患每一個人呈現的主訴症狀、家庭史、社經背景與性別都有非常不同的樣貌,但他們都呈現因與身體解離所附帶的去個人化與心靈死寂的共通點。

 

與這樣的病患工作的常見問題之一,是身為治療師的我們太常把身體排除在治療之外。正如Marta Tibaldi的註解:「可以列出林林總總的理由,說明身體是如何被遺留在談話治療之外。無論你是心理動力、精神分析或者認知架構的心理治療師,都是訓練 有素的傾聽個案語言與情緒的專家……,但是,即便大多數的治療師都知道要關注個案肢體的表達與動作,但對個案身體直接工作的經驗,始終無法在傳統的治療形 式中被視為核心」。

賈桂琳‧格森(Jacqueline Gerson)對此有相同的見解,她說:「身為治療師,總是無意之間將身體排除在會談與治療工作之外」。這將會對分析歷程帶來負面的影響。她提到:「不管是其中一方的身體或者兩者身體的缺席,都會改變治療關係的動力」

第二部份我將探討治療師與這類型病人工作常見的困境,以及常見的反移情與行動化。其次我將討論如何設定治療界線與規則,藉此避免與這類型病人工作時常見的界線破壞與行動化的議題。

 

<主講人>Angela Mary Connolly

AngelaMaryConnolly  

Angela M. Connolly是義大利羅馬私人執業的精神科醫師與榮格分析師。她是CIPA負責訓練與督導的分析師。1996年到2001年她旅居俄羅斯,擔任分析師 的工作達五年。她曾任分析心理學期刊歐洲副主編,現為編輯顧問。她在2004年到2010年為國際心理分析學會(IAAP)的執行委員,現為榮譽秘書。她 已經出版英語、義大利語、俄語的著作,最近的作品為「分析投射、幻想與防衛」(Analyzing projections, fantasies and  defences),刊登在莫瑞•史丹(Murray Stein)編輯、最新一版的《榮格心理分析》(Jungian Psychoanalysis);〈療育我們父親的傷痕:跨世代創傷、記憶、象徵化與敘事〉(Healing the wounds of our fathers: intergenerational trauma, memory, symbolization and narrative),刊登在2011年分析心理學期刊56冊第五卷以及2013年分析心理學(Analytische Psychologie)第17冊第一卷;〈錬金術意象的認知美學〉(The cognitive aesthetics of alchemical imagery),刊登在2013年分析心理學期刊第58冊第一卷。

 

  • 2013.5.19(日)9:30-17:00  (活動已舉辦完成,此為活動存檔)

  • 政大公企中心西樓W105(台北市大安區金華街187號)

  • 2000元,同時報名2013.5.18(六)「錬金術意象的認知美學」優惠價3600元
       同時報名5/18.19及5/20「醫治我們的父親」三場,優惠價3800,
       詳情請見報名簡章。


  • 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

  • 國際分析心理學會臺灣發展小組(Taiwan Developing Groups of IAA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ng Group 的頭像
Jung Group

臺灣榮格發展小組 Taiwan Jung Developing Group

Jung 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